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仙剑联盟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中国仙剑联盟 仙剑新闻 查看内容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2021-4-26 11:04| 发布者: 孑影吟风| 查看: 2163| 评论: 0

摘要: 最新消息,由于难以拿到版号,大宇资讯打算以5亿人民币的价格,变卖旗下子公司软星科技49%股份,以及《仙剑奇侠传》IP的大陆地区所有权。距离开创国产游戏新时代的《仙1》面世,已经过去26年,昔日大杀四方的中文游 ...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最新消息,由于难以拿到版号,大宇资讯打算以5亿人民币的价格,变卖旗下子公司软星科技49%股份,以及《仙剑奇侠传》IP的大陆地区所有权。


距离开创国产游戏新时代的《仙1》面世,已经过去26年,昔日大杀四方的中文游戏巨人,不得不在年暮之时交出手中利剑,换来喘息的机会。


而玩家们口中的“姚仙”姚壮宪,随着仙剑IP的垮塌,也从满带情怀的国产游戏之光,滑落向变卖版权,制作劣质手游洗劫情怀粉的“姚撞骗”。


时移世异之后,玩家们热爱的仙剑没能陪着那代人成长,比起毫无长进,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看见这个系列不可逆转的衰败,然后被制作者当作赚钱工具,终于面目全非。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在大宇宣布要贱卖仙剑大陆版权之前,关于这个系列最近的重要消息,总共有两条:


腾讯即将翻拍《仙剑奇侠传》第一部,备案已经走完,会以网播剧的形式出现,选角虽然众说纷纭,但不管哪一版谣传里的角色名单,都有着同一个问题——主要角色全部都是流量明星;


另外一条是个好消息,在无数次跳票以后,姚撞骗宣布《仙剑奇侠传7》游戏会在今年中发布,根据试玩玩家的反馈来看,除了建模拉胯严重,缺乏创新点,在玩法和画面上这一作还是值得期待的。


在新作里,传统的回合制彻底消失,仙剑终于跟上时代做起了即时战斗系统,精致的地图、流畅的战斗体验,以及女主角第一视角的尝试,都是显而易见的进步和创新。


只不过,这些创新来得太慢了。


不说即时战斗早已是如今游戏界大作标配,就算只在国内同题材同品类里比,2018年的《古剑奇谭3》也早就交出过一份还算不错的作业。如果不是仙剑系列的最新作,有巨大的情怀加成和系列积累下来的大批用户,仅以目前试玩版的完成水平来看,《仙剑7》实在中规中矩。


当然,大宇也清楚这一点,所以往游戏里放进大量致敬彩蛋,精准狙击系列老玩家们的心。除了明显带有软星风格的UI设计,《仙剑2》李忆如独有的御灵系统也正式回归,另外,根据神秘男主的对话来看,本作的剧情会涉及《仙剑3》中魔尊重楼、天魔女葵羽等老角色。


可惜,姚壮宪在部分玩家劝导下吃了书,强行把思慕飞蓬愤而堕魔的葵羽改成了魁予,并且表示会把这个角色人设修改,和龙葵切割开。


让姚壮宪修改自己设计好的剧情和角色,放在26年前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救不下的月如,《仙剑》玩家永远的痛


被称作不二经典的《仙剑奇侠传1》,几乎是官方发刀的业界传奇——故事开头充满朝气的少年少女们,立下十年之约后各自奔向惨淡的命运。其中,被锁妖塔碎石砸落的林月如,死得最为壮烈,也最让玩家难以接受。


去圣姑那里集齐九十九只傀儡虫、打败石长老、用紫金葫芦吸龙,甚至使用修改器,玩家们口耳相传,搜寻着这个游戏里所有可能的蛛丝马迹,期待会有奇迹出现,但很可惜,没有人能在《仙剑1》里救下林月如,因为姚壮宪根本没有做出过她不死的剧情。


不止玩家,其实在制作阶段,林月如之死就遭遇过同事们的集体反对,姚壮宪闭耳不闻,等晚上别人都走了,再一个人偷偷把这部分内容做好。


后来姚壮宪计划在结局里让赵灵儿借林月如的身体复活,团队里格外偏爱林月如这个角色的谢崇辉坚决不同意,两个人大吵一架后达成共识:游戏只能以画面里有抱着孩子的林月如,但不对她的出现做任何解释的开放式结局收尾。


六年后,谢崇辉终于满足了自己的遗憾。他受命带队制作《新仙剑奇侠传》,除了对画面和系统做出优化,植入《仙剑2》的广告以外,他还为林月如增加了大量个人剧情,并且做出两个完美结局,分别保住林月如和赵灵儿的命。


由于《新仙剑》反响不错,大宇让谢崇辉继续带队做《仙剑2》,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姚壮宪很生气,当场打开电脑给大宇的所有高层敲了封邮件:


“谢崇辉已经有了属于他自己的《霹雳群侠传》,没必要一直守着我的《仙剑奇侠传》吧?”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《仙剑奇侠传》创造过许多奇迹。


这款游戏上市首日,一万份拷贝就销售一空,姚壮宪说那天的销售情况好到不可思议,“下午经销商就给我们打电话说得赶紧备货,这很恐怖。”


以最终的数据看,《仙剑奇侠传》第一部正版游戏卖出了20多万套,盗版则数以亿计。这款在当时造成巨大轰动的游戏,斩获年度CEM STAR“最佳角色扮演游戏奖”以及“KING TITLE”游戏类金袋奖,成为国产游戏的一个高峰。


而打造出这把《仙剑》的姚壮宪,也被大宇重用,来到大陆开发新兴市场,于2000年担任大宇旗下北京软星科技的CEO。


需要说明的是,软星前后有过两家,2001年大宇又出资在上海设立了上海软星,和北京软星打配合战,各自负责不同产品的开发工作。后来国内单机游戏市场萧条,上海软星在2007年解散,在大陆大宇资讯只留下北京软星这棵独苗,随着出清软星股份和《仙剑》版权的计划推进,很明显,大宇的这棵独苗也要保不住了


大宇的倒塌,早在北软成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伏笔。那时谢崇辉突然出走,姚壮宪又夺回了《仙剑》系列的主导权,却发现团队上下都沉浸在《仙剑1》的成功里,新项目开展得十分缓慢,“二代的项目计划早就在日程上,用3D引擎、深度渲染、古典音乐、煽情对白,但大家都陶醉在之前的成功面前,这些新的计划总是止于讨论。”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部分《仙剑》玩家眼中,《仙剑2》不配被当作续作


再加上姚壮宪和谢崇辉的权力斗争,两套团队前后用了8年时间才炮制出一款并不出彩的续作,这时3D早已不算前沿技术,仙侠类游戏题材也不再新鲜,业界对回合制战斗系统的创新速度,让进展缓慢的《仙剑》制作组只能吃力追赶。


这不仅是旗下个别产品的问题,《轩辕剑》在第三代作品《轩辕剑叁:云和山的彼端》之后也开始走下坡路,《轩辕剑肆》的3D系统和迷宫结合得并不出彩,反而导致迷宫过大容易迷路,加之剧情断裂严重,最终销量和口碑都不乐观。


曾经支撑起大宇的《大富翁》系列,2003年更新到第七代后就处于半停滞状态,主打女性玩家市场的《明星志愿3》更是至今没有正统续作。


作为一家公司,大宇急需找到更稳定的收入来源,比如网游。代理《魔力宝贝》国服和台服后,网游成为大宇的主要战场,《大富翁》、《仙剑》、《轩辕剑》、《明星志愿》,不论题材和玩法合适与否,这些IP都被搬运到线上捞流水。


但大宇的网游策略一路踩雷,投入巨大又几乎赚不到钱,导致单机游戏赚到的钱,全都要拿去填补冒进的网游战略带来的亏空。


2004年是《仙剑奇侠传》这个系列最后的高光,由胡歌、刘亦菲、安以轩和彭于晏共同主演的电视剧版《仙剑1》上映,姚壮宪一手操刀的《仙剑奇侠传三》大卖,大陆的《仙剑》热达到最高潮。


随后一切急转直下,开发完《仙剑三》、《仙剑四》后,上海软星前中高层因为分成问题集体离职,后来上海软星被直接解散。北京软星完成的《仙剑五》、《仙剑六》,虽然呈现出了回暖的势头,但一成不变的核心玩法,在同时代大作们的衬托下,越来越难以留住玩家。


就算再深的情怀,26年如一日的换汤不换药,谁能不腻?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实际上,拿双剑的IP变现,大宇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
早在2014年,畅游和腾讯就分别获得了大宇手中《轩辕剑》和《仙剑奇侠传》各自的版权,那年人民网还特意写了篇文章,标题叫《腾讯畅游共擎大宇双剑:经典单机游戏涅槃》,用过年一样的笔触记录了这两个台湾游戏IP怎么投进大陆厂家怀抱。


在这篇文章里,作者敏锐地提出了这些IP买卖背后真正的关键——手游化。


中国的优势在于体量巨大、消费意愿强烈,已经被厂家们培养成熟的手游市场,在这块特殊的市场里,用户更推崇爽点更多的碎片化内容,相比之下,以“长剧情、硬核RPG”见长的大宇双剑,显然不符合市场主流。


类似《仙剑》、《轩辕剑》这种题材,唯一也是最好的呈现方式,还是大型付费单机游戏。很不幸,根据现有的国产单机游戏质量,小而巧妙的《太吾》、《戴森球》、《鬼谷》等独立游戏,还可以靠玩法和独特文化元素爆冷,但大作这块领域,中国游戏还是被国外大厂按着打。


无论《古剑奇谭3》还是《仙剑奇侠传七》的试玩版,僵硬的人物表情和粗糙的面部建模背后,都指出了同一个问题:在国外大厂司空见惯的面部表情捕捉等技术,在国内依然没有跟上,换言之,无论技术还是经济投入,国内大作的工业化水平都还有很大努力空间。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还记得《仙剑奇侠传》吗?它要被大宇贱卖了

毫无灵气的七代主角


研发能力、产品质量都不行,文化元素又很难在海外市场赢得欢迎,与其冒着被卡版号的风险,投入数年时间和至少几千万的成本做研发,还不如拿着IP魔改手游和影视剧,收割玩家情怀税。


对于这一点,大宇显然想得很明白,2014年开始他们就不断和中手游、畅游、西山居、腾讯等友商结成联盟,共同对《仙剑》IP进行手游化开发,算上上周完美世界公布的最近正版《仙剑奇侠传》手游,市面上这类产品已经有29个。


至于那些没有取得授权,但打着《仙剑》招牌吸引流量的杂牌货,更是无法估量。2017年大宇、唐人、紫龙之间的版权官司,就是因为授权过程出了纰漏挑起来的。


至于影视、动画、漫画、小说这些领域,大宇的IP开发布局也非常全面,14个正式授权的产品里,除了两部动画由旗下的软星公司自己制作,剩下的都甩给合作方干活,大宇净赚版权收益。


过饱和的版权开发,快速透支了IP的生命力,缓慢又落后于时代的正统作品更新速度,则让系列忠实玩家越发失去对大宇这家公司的信心,当曾经被众人吹捧的“姚仙”沦为玩家口中只会捞钱的“姚撞骗”,《仙剑》的基本盘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痕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